2020年05月29日 | 3:58:07
语版
cs csen encn cn
电子邮件
用户名
密码
天气
兑换率
$l
1 元 = 3,316 克朗
$l
1 欧元 = 25,890 克朗
$l
1 美元 = 21,837 克朗
来源: CNB
最后更新 2020年05月29日
时间
北京:
布拉格:
今日中国新闻
Technology by DANTEM

 

两只彩蛋

华人眼里的捷克人 - 2006年04月13日 - 

foto
Photo (c) 国际在线

复活节前的一天,去托儿所接儿子的时候,老师向我比画着说第二天要带什么东西来。我能够粗略地领略一些捷克语汇,但是,当我完全不知道又猜测不到言者之意的时候,剩下的只是茫然。幸好,旁边有位懂英文的儿子同学母亲,她热心地向我解释,第二天要带两只空鸡蛋。

我知道复活节时,当地人画彩蛋、送彩蛋的习俗,每年复活节,也都会准备一些小礼品给上门来的男孩子们,上门的男孩子们,唱过歌,通常要拿着鞭子对我这个女主人象征地抽上几下,用传统的方式表达祝福,然后迫不及待地,等待着有意想不到的小礼物。有一次,我给了一些孩子颇丰厚的礼物之后,他们又引来了同伴,再之后,他们又按响了门铃,对这种打着民俗的借口,没完没了地叨扰,我刚要有些不悦,却刚好明白了男孩们的意思,他们的目的是要讨一只彩蛋。面对这几个执着而真挚的孩子,我只好遗憾地告知我没有准备,在望见他们有些失望的眼神的时候,我及时发挥了联想灵机一动,把友人寄来的贴满小兔子和彩旦图案的不干胶贴发掘出来,给小男孩每个人身上贴了一个交差。然后,我就一如既往地对于自己作为一个外国人采取了原谅的态度。我从来没有想过制作彩蛋的,也对当今每个捷克家庭一定会亲手制作彩旦表示怀疑。觉得做这样一件手工是离现实生活很远的事情。但是,我心中却总也抹不去那几个小男孩失望的眼神。于是,今年节前,当我注意到商场里精美的纸彩蛋时,颇动了心,想买上一些,在里面放上小糖果送给上门的小男孩们。

这不,幼儿园的阿姨一定是和我不谋而合,打算在复活节的时候,送给小朋友们一些小糖果礼物,给小朋友们一个惊喜。他们经常在节日前,给小朋友的衣柜里放上几粒很小的糖,或者发一只气球带回家,礼物虽小,却透着细心的关爱,得到礼物的小朋友们通常是惊喜非常,兴高采烈。复活节嘛,自然要和彩蛋挂上干系,小糖果一定要装在彩蛋里面了,难道,幼儿园还真给家长留作业,做真的空鸡蛋壳不成?!

带着这样的推理,我和儿子从幼儿园放学,就径直来到商场,挑选了几只漂亮的纸彩蛋,我还一路给儿子讲着复活节的故事,和幼儿园要给小朋友过节的揣测。

第二天一早,当我们兴奋地举着彩蛋到幼儿园门口的时候,一位小朋友母亲的疑惑目光,使我暗叫不好,他们要真的鸡蛋不成?果然,幼儿园老师举了两个样子给我,还特意示范了掏空鸡蛋的方法。

当天下午回到家,我一边向儿子解释妈妈的误解,消除他的气馁情绪,一边再次充满激情地挑选了家里最大的鸡蛋——还好,我们通常选择L号的鸡蛋买。在鸡蛋两头各捅了一个小孔,对着一个孔用力地吹,蛮不错,蛋清、蛋黄随之缓缓流出,然后冲洗干净,用本来为烤肉预备的竹签串起。因为,我对自己不再就这个事情轻易原谅,放松要求,于是,当晚,我们家吃了四个鸡蛋,次日,上交两枚蛋壳,老师

露出了赞许的笑容。

到复活节前的星期五下午,每个家长接孩子的时候,都得到了与孩子,当然还包括幼儿园老师共同的作品,两枚彩蛋。我们家是儿子,于是,老师帮助选择了兰色做底色,上面粘满了亮晶晶的小沙砾,虽然简单,却雅致可爱。毋庸说,即便是满涂的兰色,一定是老师的手笔,小沙砾呢,我想象着两岁半的儿子手攥竹签,拿鸡蛋壳在沙盘里粘的样子。蛋虽不是自家鸡下的,但毕竟是二取其一的优胜结果,我一眼认出了还是自家的东西,心里感激着幼儿园老师的细心入微,和专门为这些点点大孩子们设计动手方法的精巧用心。

我们家今年也摆上了两只彩蛋。

大约几天之后,我在网上读到了一位嫁到德国的华裔女士描述自己婚礼经历的文章。其中一节,讲他们为亲友发了精心制作的带有合影的卡片,作为婚礼通知。然后,他们收到了新郎的德国亲友回复的亦是精美的祝福卡片,有些有别具一格的祝福语,有些卡片也是亲友自己用心特别亲手制作,成为他们婚礼中一个精彩的部分。而新娘收到的只有从中国来的电子邮件祝福,不能不算是一个小小的遗憾。

听朋友讲,有些德国建筑材料公司,给建房的家庭配货装集装箱,从打开集装箱起,货主就会发现,最先取出来的工具和材料,正好是打地基用的,然后,该砌墙的时候,恰好取出砌墙的材料,该安窗的时候,恰好取出安窗的材料,公司服务水平可说是无微不至。而且不说工业制品,就是种草的泥土,草籽、花种和肥料,也全部都格式化生产包装出售。即便这样发达的商业体系,仍然有那么一些人在自己盖房,仍然几乎家家自己亲手耕种草坪(如果有的话),仍然每家有样样俱全的工具房(穷家破旧一点,历史一点,富家档次高一些罢了),家家有能装自行车的人,城里照样有人养鸡,画彩旦这样的纯粹手工习俗,也仍然流传着没有丧失。在物质发达的基础上,人们好象能自己操作的事情越来越多了,而不是需要自己去动手做的事情越来越少。

复活节过去快一个月了,我家里高处,还恭恭敬敬地摆着两只彩蛋。

欢迎访问本文作者的博客,阅读更多关于捷克生活及其他话题的文章。

含蓄 (kuihanhotmail.com)

打印文章



评论
标题 昵称 日期

© Copyright Cinsky.cz 2005-2020